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鹏

财经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易鹏  

国家发改委中国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财经评论员。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中国经营报》、新华社《国家财经周刊》等多家媒体的特邀撰稿人。CCTV、中国之声等媒体的特约评论员。MSN:ljlx@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李泽源的七大投机  

2010-06-07 20:22:54|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过于投机的企业家越来越多,李泽源是其中的一个代表。从他的案例解析来看,可以见证投机者玩火必自焚的逻辑。他的案例更是一种警醒。

 

   2009年11月,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高级顾问李泽源,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在李泽源与深圳航空交织的历史中,主要有七大投机。

 

  2005年3月,民航局颁布《国内投资民用航空业规定(试行)》,这是一份对民营资本进入民航业的鼓励和正名的规定。在这份文件中,包括非公有制投资主体在内的各种投资主体,被允许投资除空中交通管制系统外的所有民用航空领域,包括公共航空运输企业、通用航空企业、民用机场、服务保障及其他民用航空相关项目。

 

   在这种背景和土壤下,2005年广东发展银行在深圳产权交易中心挂牌,有意将所持65%的深航股权转让,标底18亿元。在包括中国中信集团公司、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公司,以及持有深航25%股权的中国国际航空有限公司等众多买家中,深圳市汇润投资有限公司携哈尔滨亿阳集团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成为一匹黑马,出人意料地以27.2亿元拍得。深航由此创下了当时国有资产拍卖的最高金额纪录,同时也从国有企业改制为民营企业。

 

   李泽源第一个投机来自改名。李泽源本名叫做李宜时,之前曾经因为经济问题,曾经三陷牢狱,但因为其深厚的人脉资源,被保外就医。为了购买广发行意欲出售的所持深航股权,李宜时走向前台将名字改为李泽源。

 

   李泽源第二个投机,来自入围竞拍资格。在这过程中,李泽源将这种腾挪闪躲的投机,发挥到了极致。首先,李泽源2005年3月在深圳设立汇润公司,这是专为竞拍而成立的项目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李宜时、赵丽、秦畹江、宋祖玉四名自然人股东发起,李宜时个人持股89%。但这区区一千万肯定是不符合招标规定的15亿资产的门槛,于是李泽源拉来了亿阳公司。亿阳是哈尔滨的民营企业,以通信产业起家,旗下拥有上市公司亿阳信通。两者结合,符合了拍卖的要求。实际上,亿阳只是承担了一个过桥的作用,在汇润拿到深圳航空的55%的股份半年后,就将自己所持的10%的股份卖给了汇润,全身而退。

 

   李泽源第三个投机来自寻找代理人。因为竞争对手,也是深圳航空第二大股东国航的压力,李泽源在拍卖前不久,将所持汇润股份全部转给赵祥,因为当时李泽源仍是保释在外的身份。赵祥和李泽源同样来自东北,曾任辽宁葫芦岛市市长,在政界颇有资源,退休后往来于辽宁和深圳之间。而李泽源藏身于幕后,以高级顾问的名义行使实际的控制权利。当然,李泽源和赵祥的蜜月期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李泽源逐渐控制深圳航空以后,就将赵祥赶走,用自己的儿子李默出任深圳航空的董事长。

 

  李泽源第四个投机来自在收购款中的腾挪闪躲。2005年5月,汇润投资与亿阳集团以27亿元购得深航65%的股权。按照招标的规定,汇润投需要分三次付款。由于李泽源是典型的玩空手道,在赢得拍卖后,李泽源甚至还未筹措到第一笔30%的股权款8.16亿元,可谓胆子极大。李泽源等人为此四处奔走,直到找到第五个资金方西部信用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文彪时候,才出现了转机。通过刘文彪的介绍,李泽源认识了新华人寿的董事长关国亮。而关国亮手中此时正有大笔“闲钱”。于是通过关国亮的挪用,来自新华人寿的4.3亿元经由隆鑫分批打入汇润账户,另一笔3.86亿元新华资金则借由其他渠道辗转注入汇润。汇润由此向广控集团付清首笔股权款。

 

   但依据拍卖程序,汇润投资必须在2005年8月15日前支付第二笔50%的股权款,这笔款高达13.6亿元。拖延一段时间后,汇润开始分批付款。至2005年9月30日,国庆长假前的最后一天,第二笔股权款10亿元的最后一笔最终打入广控账户。汇润投资为了这笔10亿元股权款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主要来自其他渠道的高息拆借。这也给了李泽源后来疯狂从深航套取资金,填补自己收购资金窟窿埋下了伏笔。

 

    尽管距离交易约定的13.6亿元仍有3.6亿元差距,但在2005年国庆长假刚过,汇润便提出股权过户要求。国航再次力争,指出所付股权款仍未达到预定的80%数额,即总计21.76亿元,股权过户即属非法。但此时,早前与其保持一致立场的深航第三大股东全程物流已倒向汇润一边。汇润与全程物流合计持股深航达75%,股东投票权重高于三分之二。因而在2005年11月16日举行的深航股权拍卖后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最终通过了股权过户的决定。

 

   至于汇润还差广发行的尾款9.04亿元,汇润当时通过西部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将所持深航20%股权抵押给广控。接下来,汇润就使用拖延战术,直到2007年末,广发行重组收官,将汇润投资最后一笔20%的深航股权款,作为应收账款卖给了广东省政府所属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作价5.44亿元,显示汇润投资并未全额支付收购款。此后三年,广东粤财投资控股公司多次催债,汇润投资和亿阳集团在2007年12月21日偿还了5000万元后,余下的近5亿元一直拖欠。

 

    李泽源第五个投机来自对财务报表造假。为了达到让深航迅速上市,缓解自己资金紧张的局面的目的,李泽源对深圳航空的财务报表进行严重的造假。随着李泽源被捕,国航控股深圳航空,对深圳航空真实的财务报表,进行审计。发现深航已陷入资不抵债境地。深航2008年、2009年分别净亏损3126万元与8.64亿元,而其净资产更是低至-20.67亿元。而之前,在李泽源的控制下,根据深圳航空历年财务报告,2005年到2008年,深圳航空一直保持持续盈利的健康发展状态,2006年盈利3.6亿元,2007年盈利6.4亿元,2008年,在航空业哀鸿遍野的情况下,其仍实现2600万元的盈利。

 

    李泽源第六个投机是私设后花园。逐步走上前台的李泽源由于自己对于航空业的不熟悉,将更多的发展希望寄托在了房地产发展上面。为此,他特意成立了深航地产公司,个人持有70%的股份,深圳航空只持有30%的股份,可以说完全是他个人的后花园。为了壮大深航地产,从2008年7月以后,李泽源就走访了河南、江西、云南、青海等11个省份,李泽源利用部分地方政府官员发展经济的迫切需求,承诺在当地开设一些航线,此举一方面能从地方获得补贴和优惠政策,另一方面也能扩充深航的支线航线。为此,地方政府一般会无偿拨给深航一些基建用地,同时也会在税费、融资上给予优惠和扶持。李泽源用其中20%建航空基地,其余则基本上交给了深航地产用做房地产开发。

 

   到李泽源出事之前,深航已在北京、南宁、无锡等20个城市建立了分公司和基地,并获得大量土地资源。其中,2006年11月在沈阳获得近39公顷土地,在无锡获得太湖世家和湖滨路之间的190亩土地用于开发办公和生活基地、另外还在无锡机场总体规划用地中获得300亩土地用做建立生产基地。2007年9月,在重庆获得一块与滑行道相连接的300亩-600亩的生产基地用地。这些资产大部分都进入了李泽源的后花园——深航地产。

 

    李泽源第七个投机是用假租借骗贷款。深航曾经发布通告,通过西北租赁与爱尔兰瑞安航空公司签署了意向书,累计由前者向后者购买17架型号为退役飞机,总价值20亿元,而后转租给深航。但实际上,李泽源并没有按合同执行的这些飞机租赁业务,而是采用虚假租赁的手段,从银行骗取了20亿左右的贷款,用来偿还收购款。

 

    李泽源在与深航的交织中,可以说将一个空手套白狼的投机分子的形象,演绎到了极致。他利用掌握深圳航空实际控制权的机会,大肆进行利益输送,从深圳航空转移众多资产和现金到自己的后花园中,从而来弥补自己的收购的资金窟窿。但投机过头,总会有报应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被警方带走的同时,也是在警示这个社会一心想投机的人,做企业,还是要扎扎实实,才能够走得更远,更稳重。

 

  评论这张
 
阅读(62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