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易鹏

财经专栏作家

 
 
 

日志

 
 
关于我
易鹏  

国家发改委中国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财经评论员。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中国经营报》、新华社《国家财经周刊》等多家媒体的特邀撰稿人。CCTV、中国之声等媒体的特约评论员。MSN:ljlx@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三峡问题不必回避  

2009-10-12 13:41:33|  分类: 经济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长江中下游很多城市出现了同样告急新闻,那就是城市的水位爆现了历史新低。10月7日,湘江长沙站水位仅为25.07米,跌破历史最低水位。而且如果水位跌破25米,长沙这座山水洲城可能大部分人会没有水喝。为此,湖南省防指紧急调度湘江流域内水利工程,除郴州东江水库紧急驰援外,长沙市还将在银盆岭大桥上游启动围堰工程,确保湘江沿岸用水安全。

 

同样,江西,10月10日8时,赣江丰城段水位17.92米,比历史最低值低0.17米!当日,记者从省水文局获悉,近期,江西五大河流除饶河外,赣江、抚河、修河和信江部分河段的水位逼近或低于历史最低值。

 

3年前,2006年8月25日,南京内秦淮河入江口附近的河床露出水面。长江南京段目前出现历史罕见枯水位,已威胁到黄金水道的安全畅通。7月24日至8月23日,一个月内,南京水位从4.94米下降到了2.51米,创下近60年来历史同期最低水位。眼下长江下游水位仍以每天0.2米左右的退落幅度下落。

 

以上这些新闻,都是从当地的权威报纸地找到的新闻,限于版面,不对长江中下游的更多的城市的这种新闻予以转载。大家要是感兴趣,随便搜索一下,就会有大量的这样的新闻出现。对于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各地的媒体基本上统一的口径就是,原因是天气干旱。唯一例外的是在江西日报上面有篇这样的文章,他们的记者采访江西水文站的专家,这位专家公开声称:赣江创历史低位的原因,是受目前三峡工程正在进行175米试验性蓄水的影响,长江水位下降较快,虽然对长江中下游航运及供水影响不大,但加快了鄱阳湖水量外泄速度,并进而影响省内主要河流下游及沿湖圩里的水位。当然,水位变低也和现在的降水量直接关联。

 

他的这种声音,其实在地方政府、学界,媒体界都已经流传已久,但只是因为上面的要求,所以大家都用皇帝新装的套路来装傻而已。可装傻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想想看,一个城市如果连水都没有办法喝,那这个城市还谈什么宜居,和谐,生态呢?为此长沙开始在城市下流修坝,以保证水位不至于再低于25米,江西方面计划在鄱阳湖修建水利工程。这样的做法,肯定可以解决到赣江、湘江上流城市的问题。但如果这两条主要河流开始和长江保持距离,那么长江中下流的水位问题会更加严重,搞不好武汉,南京,这些大城市门前流的不是长江,而是一条臭水沟。所以现在还有人提议,既然这样,那就在长江入海口建坝吧。这到不是说入海口是否有合适建坝的坝基,关这样认为的改变大自然的生态,后面是否有更加严重的生态平衡破坏问题,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对三峡工程的争议一直就有,当年决定建坝的时候,在中国这样的人大体制里面,竟然会为此出现罕见少的赞成票。三峡工程议案于1992年被七届人大五次会议以1767票通过,反对177票,弃权664票,赞成票数之少,在人大历史上是空前的。而围绕三峡大坝的修建,张光斗和黄万里之间的争论,成为中国学术界中的一段重要历史。

 

可能考虑到社会来争议三峡大坝出现一些负面的作用,所以能够明显感觉到媒体和官方都在回避这些问题。但我到认为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来做,关于三峡的问题,已经在很多地方在讨论。大禹治水都知道要疏导,而不是堵塞。此刻对待三峡的争议,堵塞肯定是下策。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误导社会,做出更多错误的决策。比如各个地方政府口里不说,实际上会进一步在自己的区域范围内修坝,到时候真将长江下流搞成了一条臭水沟,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直面问题,比回避问题要好。本人和众多社会上的人士一样,都不是学水利的,所以也许不能专业的看待问题。但我还是认为,三峡大坝修建,对改变中国能源机构,疏通航道,提高防汛标准无疑有巨大的意义。不能因为出现一些生态平衡问题就全盘否决。鉴于三峡大坝已经修建,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趋利避害,减少这种对生态平衡的破坏。

 

同时一个很重要的方法就是,用更专业的数据来替三峡鸣冤。三峡总公司的前总经理陆佑楣,就反击过江西方面关于鄱阳湖可能因为三峡工程而消失的说法,认为这是江西方面在为争取鄱阳湖水利工程找说法。在9月15日的国家水电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挂牌仪式上,国家能源局的局长张国宝就要求中心就对于三峡的此类争论进行调研,给出科学说法,“如果江西方面所言属实,必须马上想办法解决;如果不实,也要拿数据进行反驳。”

 

确实,也只有不回避,直面问题,用更有说服力的数据来反驳,才是解决目前对三峡争议最好办法。羞答答肯定不是解决之道,造成的负面效果也许会更严重。再说回来,三峡大坝也没有那么东西需要回避,既然人正就不要怕半夜鬼敲门。老回避,人家还以为真的有鬼。

 

附:以上所有资讯和资料都来自国内报纸和杂志发表的新闻。

  评论这张
 
阅读(6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